目前分類:雜誌、網路專欄發表 (2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老」一詞帶有失能、過時與多餘的隱含,不僅是社會看待,當事人自己可能也這樣認為,人微言輕,孤單寂寞沒有功能,常忿忿不平或憂鬱無望,索性就一直躲在家裡。
.
然老年不一定需要被照顧,多數長輩其實生活可自理,關鍵則必須是處在他自己熟悉的空間,例如祖厝、長年居住房子及周遭環境。熟悉的空間可以彌補身體老化所帶來的不安,增加自主感,建議子女協助時以改善居家條件,增加自立空間為優先。
.
本篇算是投稿風傳媒最熱門文章,兩天內就遠遠超過過去投稿的文章總和閱讀數...不知原因為何,是需求的原因嗎?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恭喜你要畢業了。畢業後就是新的里程碑,離開別人幫你設計好的生活,準備進入社會。畢業後人生就要自己規劃了,沒有人會幫你安排課表,你想好要怎麼生活了嗎?

社會教育的設計青黃不接,學生身份時把你當成不會思考不懂決定的孩子,諸多學習都是填鴨式,當你離開學校後,又瞬間把你視為成年人,覺得你應該什麼都懂什麼都要想得周全,彷彿果實落地一聲突然成熟,而不是漸進成長的。因此「從畢業」如何銜接「出社會」,絕不是只有「找一份穩定工作」而已,認真來說要面對的議題應該是「生涯規劃」才是。

先想像一個畫面:『未來五年後的你,在做什麼?』

我不是單問職業,而是你的工作內容,做的如何?有什麼成就?工作時間?其他專長、興趣?另一層是你的生活,你住哪?房間格局擺設?下班後都怎麼安排?休閒娛樂?關注的社會議題?

「生涯」分為兩個面向:「如何工作」與「如何生活」,就讓我以一個心理學大叔的資深社會人身份來跟你們分享吧。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戀物」是每個人發展自戀的過程,也許就不必太驚慌,可以練習與之共處。

一種症狀的表現或許正在提醒我們此刻缺乏什麼,如果嘗試打破人際孤立、練習在關係裡表達、學習社交能力,就有機會發展新的未來與可能,而不是被動地讓生命自己找出口。

2018.6.29.刊於【關鍵評論網】關鍵醫學院(五):從《白蟻》剖析「戀物癖」患者的內心世界

DSCN1112.JPG

什麼是戀物癖(Fetishism)?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諮商裡,說謊也是一種指標

在諮商過程中,「拆穿謊言」向來不是工作的重點。,提供足夠安全的洞察與信任關係才是。

專訪諮商心理師林仁廷        ★採訪: 賴姸延      宣傳網址(非全文)https://ez2o.co/84qT3

20171025.jpg

「其實,諮商裡的謊言並不常見,若個案主動來,通常就不會說謊,假如是別人逼他來,他自己並不想談,就可能使用謊言。」是大專心理師,也是社區諮商心理師的林仁廷,直白而簡要地說出自己的看法。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些和維生有關的食餌情事,可能危害生命的事件以及其他凡是和生存相關的,貓發揮的記憶能耐自然不同。」加藤由子在《貓咪博物學》中提到她的觀察。動物如此,人類何嘗不是,記憶從來無關真假,記憶只服務我們的生存,情緒影響記憶內容,而潛意識動機影響記憶虛實。

黑澤明導演的「羅生門」電影是一個最好的說明,同件事如何發生、說了什麼話,參與的每人說法不同,因動機不同,都要講最有利自己版本的故事,不讓人瞧不起,武士、商人、商人妻都為了名聲,看見一切的旁觀者也因偷了武士的劍而掩蓋事實。這很難判定說謊,或許他們對自己的記憶與認定就是如此,公堂上杜撰如真實,法官也無法判定「誰在說謊」。旁人無從真正得知誰是受害者、誰是加害者,卻很容易誤入誘導陷阱,我們通常同情弱者,也就偏信他們的故事版本。

我們對自己的記憶也是如此,情緒糾結會掩蓋回憶或創造故事,而「說與不說」也昭示著意識背後的隱藏版故事,這是社會生存的必然反應。

1990年,心理學家羅芙特斯(Elizabeth Loftus)為某案作證,女兒指控63歲父親在二十多年前強暴她好友並殺害棄屍,指證歷歷,細節都記得,然而羅芙特斯告訴陪審團,她的實驗證明人的記憶未必可靠,問題不在她這個人,而是記憶運作的必然,時間一久,不僅會遺漏,甚至會虛構,不能沒有其他證據,僅靠當事人敘說就判定。

同步刊登於   『關鍵評論網』2018.3.3. 大腦中的「羅生門」:形塑出最有利自己版本的回憶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何謂「夠好的父親」呢?

現代父親當然也要共同育兒,不過父親育兒仍有別母親,對孩子來說,父親是第三者,屬於社會關係,甚至是來搶奪母親的,此心理過程佛洛依德稱為「伊底帕斯情結(戀母情結)」。『父親』身分不是在孩子出生那一刻就有的,而是關係建立中一步一步揭示、宣告、成立的。父親的家庭位置,在遠古時代是對外的狩獵者,他提供食物、提供保護,以及最重要的技能傳承--教導他的孩子學習如何狩獵。父母親各司其職,孩子依附母親在保護中長大,而父親的責任是帶他走出家庭、進入世界。

本文同步刊登於【關鍵評論網】2018.1.18.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87772

IMG_20160214_125943.jpg

「夠好的母親(good-enough mother)」是英國心理學家溫尼考特(Winnicott)提出的概念,他認為在母嬰關係上,只要母親足夠敏感和穩定,可以滿足嬰兒生理和情感需求,那就夠好了,其餘條件都不是必須,不需戰戰競競當個完美的母親。「關係」這件事,母親有著生理哺育及本能的協助,是嬰兒最初的重要他人,她對孩子無條件的愛,孩子也以同樣眼光回應,並逐漸從共生關係裡分離、發展「自我(self)」概念。David Brooks在《社會性動物》對此寫道『最初的愛是另一個人給予的愛,嬰孩用母親賦予他的形式去認識自我,多年後,他才能用自己的定義去認識自我。』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耶穌對憤怒的群眾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群眾聽見這話,就從老到少,一個一個的都出去了。因為群眾啟動了思考能力,反思自身,情緒冷卻,離開現場。

網路不是不能公審,不是不能有民粹,因為民粹就是我們,是我們決定了自己的生活格局。如果我們能反思自身、欣賞異己,那麼網路民粹將會往容許多元、讓沒有發言權的人有發言權、弱勢集體抵抗的代言者方向去。

本文同步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2018.1.14.     https://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6521

本文同步刊載於【鳴人堂】2018.1.19.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6785/2938525

0001.jpg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同步發表於公益交流站2018.1.2.  http://npost.tw/archives/40343  

許多當事人都曾使用心理諮詢專線,然多數反應不佳,他們認為傾聽得太少,電話那一頭往往聽不到一半就急於給予建議、勸導要放下,甚至爭論、批評,說他們明明可以改變,為什麼不去試?打諮詢電話的結果卻讓人更加難過。

也或許是在電話中沒有得到安慰的人才會到我這裡來抱怨,樣本不準,我相信心理諮詢專線仍照顧著許多不願/無法出門就能找到人說話的需求。我曾是專線的志工訓練的講師,多數志工受訓長達 60 小時且分階段核定,課程也有一定水準,然理論歸理論,實務演練時,大家都很緊張,或被喚起助人焦慮,或被情緒牽著走、忘記所學,習慣提供自己或聽來的成功範例解決問題,苦口婆心卻徒勞無功。

助人者需要長期的實務鍛鍊及自我覺察,臨場才會記得該做什麼、不做什麼,若要志工上前線,我都會強調思考「與當事人的萍水相逢,能做什麼?」其實能幫當事人緩解情緒就很棒了,不要期盼解決事情或指點迷津拯救對方,只做好「傾聽者」的角色即可。

DSCN3286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基於控制及防衛,社會發展出刑罰與矯正的策略,原本為遏止犯罪的發生,然而因為無知與恐懼,矯正觀念延伸至一般生活,只要不符常規、影響大眾、情緒失控或跟不上發展進度,無法適應社會的人似乎都需要矯正了。然而表面上行為似乎可矯正,但我們忽略矯正背後「心理狀況被硬性調整」的現象,即「當事人不再有選擇權」。當大腦被強迫植入,他們成為良民,同時也失去了選擇的能力。

這三個故事的背景在美國,被矯正的對象多為青少年,因為青少年時期特有的叛逆、躁狂令大眾聯想到失控,認為他無法控制自己,於是發明幾種治療,從過去的歷史來看,那是1.「行為治療中的心理剝奪」,2.「腦葉切除術的生理剝奪」,以及3.「精神藥物是萬能藥?」。

前兩項為過去式,隨著醫學程度的進度,瞭解外在破壞的傷害可能遠大於治療,然而精神藥物是影響內在,一般人並不容易看得出來。在美國一直存用精神藥物濫用的問題,又特別拿來針對青少年,這種「行為改變的萬能藥」及「矯正」的心理概念,仍然延續著,而不是去思考行為背後的可能原因。尋求快速有效的方法,可能有其社會心理與成本考量,如父母的知識、時間、與子女相處議題等,這是值得注意的,什麼背景條件下產生什麼樣的人民觀念。台灣現況則略有不同,由於精神藥物一項與污名標籤連結,認為神經病才吃藥,問題反倒是「過度懼怕藥物」,常常拖到最後一刻才願意就診。

無論是哪種方法,都只是治療工具,工具端視人的觀念來使用,當我們使用「矯正」的觀念,就會衍生這些故事。

本文同步刊登於【關鍵評論網】2017.1.5.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86869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刊登於公益交流站網站2017.9.29.:http://npost.tw/archives/37524

弱勢不單指「窮」,而是孤立無援,無知、處處受限、沒有人教、沒有資源,錯誤使用、耗時耗力,條件連動下的性格被動、保守、消極,偶妄想一步登天不計風險,使自己陷入危機。弱勢有五軸度的孤立,以複數發生,也互相關連,都是「失功能、退化」的結局,惡性循環,最後絕望及自我放棄。「認為自己不可能」是避免重複挫敗的精神保護,退到底就是身心退化及精神疾病。

此時他們需要什麼呢?是探索真正的自我或覺察情緒這類抽象的東西嗎?不是的,這對他們是全新的體驗,不僅不熟悉,而且突然改變生活中任何舊有習慣都會是壓力而不願繼續。我覺得助人者可發揮談話技巧,鼓勵、支持、教育、指導或誘拐,先讓案主嚐到成功或好的結果/成就,恢復他的功能性,邊做邊學,他才有站起來的盼望。以社會工作的概念來說--「賦權/培力」(empower),恢復案主的自主性,讓他(1)對生活能掌握及獨立運作(2)能對家人/他人有貢獻。助人者所要看的,不僅是現場而已,不僅是某種窘境解除而已,人與人與環境的互動如此複雜多變,這便是社會心理學在談的,不要被自己專業框框侷限住了。

DSCN9000.JPG這似乎是比較新的販賣手法,讓人心生憐憫。

我所駐點的社區諮商是免費資源,但諮商次數以 4 次為限,來的人多數並非自願,而是由機構、公衛護士或精神科轉介,其中 7 成屬於「教育、經濟、資源及資訊獲取上」的弱勢(名詞由來詳見【諮商信念】弱勢:生存、生活、生命意義的順序)。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圈圈,是每個女孩在團體生活中都必須經歷的一大課題,說的嚴重點,那根本就是一場用友誼作為勝負關鍵的殘忍生存遊戲。透過這種方式,女孩可以建立起影響力、尊嚴,但也可能得面對種種背叛、謊言。…透過這些磨難,女生會慢慢認識自己,卻也可能從此迷失或否定自己。』

【公視畢業生系列】-「自然捲」 編導傅天余

DSCN0572.JPG

友情界線是浮動的,因為關係也不斷變化。

人際界線通常會展現在「生活風格」裡,心理學家阿德勒認為,一個人的生活風格就是他自己的人格,展現了某種生活方式,展現了自己是怎樣的人及人際界線,預選了某些人會與之親近,某些人不會。以藝人黃梓茵(LULU)和林志玲為例,就給人很不同的印象。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位輕易地忍受冒犯的父親,可能會聽到孩子譴責他不像個父親的風險。孩子對這個觀點的執著告訴我們,他們想要的安慰不單單源自父親的愛與正直,他們還期望父親是強大和勝利的。
--源自魯伊基.肇嘉(Luigi Zoja)《父性》

本文同步刊登於泛科學網站2017/8/3[在父性消失的現在,如何成為「夠好的父親」] :http://pansci.asia/archives/122297

序: 佛洛伊德對父親失望的回憶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心理學家Gilligan認為傳統女性的心理被教育為關懷他人是首要,發展重心是「隨著成長,掌握所有情境,把自己溶於不斷擴展的關係脈絡網裡,並在其中維繫人際關係,保護依賴者。」

T談談專欄:  http://news.tvbs.com.tw/ttalk/blog_author_detail/7534      (2017.8.11.)

●圓桌武士高文與老婦

故事開端於亞瑟王一次微服出行冒險的旅途,亞瑟在森林深處的城堡被稱作「死亡之斧」的高大武士要求決鬥。武士先讓亞瑟用斧頭砍自己的頭,他將武士一刀兩斷,但對方卻若無其事的站立並將頭顱重新按裝自己脖子,接著換亞瑟被砍,亞瑟知道自己上了當,但仍勇敢的伸出脖子迎對武士。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一個女孩來心理治療,分手兩年仍無法忘懷過去,閒暇時都在思念前男友並為此所苦,心理師為讓她能真正的哀悼過去、重拾生活,便一起討論出某個儀式:「把想到的往事寫在卡片,並用不同顏色加以分類。」隔週女孩將卡片帶來,這是她每天花一個鐘頭回憶往事的成果,分為美好的、嫉妒的、悲傷的、憤怒的共四疊…她驚訝地發現,代表「憤怒的」那疊卡片比她原先預想的超出很多,此時她無須再為前男友辯護,而能自由探索真正的感受。

她們謹慎地點了火,一言不發地看著卡片燃燒。當火焰將盡,女孩平靜地說:「這樣真好,我的最後記憶仍有些餘溫哩。」儀式之後,女孩感覺可以重新出發,與人建立新關係了

T 談談專欄連結http://news.tvbs.com.tw/ttalk/blog_author_detail/7452   (2017.8.4.)

「儀式」可以治療創傷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投稿【關鍵評論網】的文章。 兩顆蘋果怎麼分給三個小孩?男女心理發展路徑的異同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78600
也算是我所整理/相信的性別心理發展論述。
摘要:
(1).道德發展論的故事,心理發展從男性中心到女性中心。(此段佔2/3長)
(2).現代人類心靈的複雜不再是單一向度,男女性心理的發展每個人都有,是光譜程度的混合,表現形式複合、互補、互相影響,像一鍋湯(一個成長故事)。若以中國式的譬喻來講,我覺得是一個太極圖的辯證發展概念,EX人際取向的我VS獨立的我。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男人需要情感導師,而女性伴侶會是他最好的選擇及對象。若想要「理想的親密關係」,不要等待奇蹟,請女性運用優勢主動馴服男人。「馴化」是建立一種模式,讓男人攀附其上慢慢改變,男人所學的並非捨棄舊有,而是「面對愛人時懂得傾聽、自在表達及正確付出」,為兩人的親密關係加溫。

一定有人問,為何要女人主動呢?三島由紀夫說:「女人是愛的專家,男人是外行。」,在關係領域裡女人是專家啊,專家帶頭,又了解自家的男人,一定事半功倍的啊。

T談談專欄OK【女人心理】:如何馴服男人: http://news.tvbs.com.tw/ttalk/blog_author_detail/7072

「女人馴服男人」的圖片搜尋結果 圖片來源:網路

對女人而言,好男人已不只是做家事、懂得尊重、不以傳統要求女人而已,女人想要的,是一個可以跟她心靈溝通的伴侶。具體一點地講,女人需要的被理解與安全感,來自傾聽與談心、懂得親密需求及同理支持,然而性別教育的影響,女人所要的正是男人最不會的領域,小時候不會,長大更不可能自動會,多數好男人僅以他們認為對女人怎麼是最好的方式埋頭苦幹、用力去作,仍不一定得女人心,相反的,壞男人懂得女人心卻別有目的。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與人的溝通,普遍靠「語言」傳遞,語言提供精準的訊息,另一部分溝通則靠「非語言」管道,包括:肢體、手勢、聲調、眼神等輔助的小動作,別小看這些動作,它們傳遞情感,而情感才是真正影響溝通的要素。

舉例來說,討論分工時,你常不自覺嘆氣,即使你主動分擔較多工作,聽者也會解讀為「你表面主動,但其實你很不耐煩」。然而,聽者往往不會將「你不耐煩」的訊息回傳,他默默收下,之後特別避開你。你摸不著頭緒,為何你主動積極卻是相反的結果,你嘆了更多氣,又不自覺讓習慣更加穩固,惡性循環。

溝通的小習慣會引起大風暴,上述例子是簡單的,實例上則又複雜很多,我們每個人的小動作自然有其意義,也有心理上的保護作用,要有一份好的關係就必須懂得覺察與調整,才能傳達彼此最真的心意。

我曾與一位聽損案主 M 談話,雖然早明白必有聽覺上的影響,卻仍出現無形的障礙把關係拉遠,每次碰面都令人疲倦與想逃。

本篇文章發表於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若遇到路上乞討的街友、坐輪椅前來兜售日用品或賣玉蘭花的,不知道你的反應如何?對我來說,屢屢遇見都是一段難熬的歷程。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憐憫,若老殘婦幼更讓人難受,我想出錢協助,可是,相反念頭是,「他有沒有可能是詐騙?」社會新聞說這是某種集團;另一個念頭是「該出多少錢?」,給乞討者 10 元未免太小氣,給 100 元太多,然而我身上沒有 50 元銅板⋯⋯隨著距離靠近,內心掙扎越高,也不知該怎麼做,充滿不安。交會的瞬間衝突最大,下一瞬間這個人被拋出,隨著遠離他,心理逐漸恢復平靜。

心理學家說:「最初的 3 分鐘若沒有動作,就可能不會有任何行動了。」果然沒錯,事後我總在懊悔,有沒有更好的方法面對這個處境。這是我的日常經驗,也顯示了助人行為常涉及的 2 個問題:

1. 情境的判斷:對方是否真的需要協助。

2. 助人的代價:本身可以承受的損失。

2 項並非單獨存在。處於社會群體,我們都在顧慮旁觀者的眼光,萬一被騙呢?萬一被拒絕呢?給的錢太少太多別人怎麼想?我們極力避免出糗,行為舉止得宜,態度政治正確,才可避免眾矢之的。情境判斷與行動代價,要考量的太多了,凌駕了個人的原始動機或本能。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年女兒帶母親來諮詢,她說母親憂鬱、情緒長期低落不想出門,尤其父親過世後狀況加遽,母親目前在兒女家輪流居住,也看過精神科、正在服藥,醫生建議進行心理諮商。我看母親其實也才剛 62 歲,不算老,但確實情緒低落、疲憊無力,諮詢開始後都是女兒在說話。我請女兒先出去,讓老人家自己說。老人家滿頭白髮、身形纖瘦、面容柔和、態度有禮,我請她說說自己的近況,她說精神差、體力差。我詳問她的生活安排,她什麼也沒排,兒女都在忙,寄人籬下也不知道做什麼好,不想看電視,常常嘆氣、發呆。我問她的人生故事,她說沒什麼事,成家後工作,一直做,養兒育女,再工作,直到不能做為止,好似你我勞動階級的父母一樣。退休後老伴離世,生活更無意義。她覺得兒女有盡照顧之責,所以即使生活無趣、心裡不舒服也就不說了,直到憂鬱症爆發才頻繁就醫,但她很不好意思總在勞煩兒女。

本篇文章發表於

NPO公益交流站  2017.6.21. http://npost.tw/archives/35126 (好讀版本) ;科技關懷 臺灣有愛FB  2017.7.24.

 NPO公益交流站  2017.6.21.

科技關懷 臺灣有愛FB  2017.7.24.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獨立不是僅有經濟上的獨立,還有「心理上的獨立」,獨立並非都不依靠他人,而是正視自己,面對恐懼,提出要求,有些地方照顧別人,而有些地方被別人照顧。信任關係裡原本就允許向對方撒嬌或哭泣,那才是依靠的真義,撒嬌不是示弱,而是讓自己像孩子般的自在與信任一個人。一旦為自己的內在需求承擔,重心就會從外界轉回,得到更多的自由與堅強,也才能真正脫離灰姑娘情結,遇見與自己同進同出的生活關係。

照顧別人但不被照顧的女強人

女孩很早便進社會工作,她必須賺錢撐原生家庭。在幾段關係的背叛後,她終於懂得在職場保護自己並積極做事,如今她是副店長,可以決定很多事也照顧同事,她們都叫她大姊,生活盡在掌握中。

「那麼,今天想談的是?」我問。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