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早市看到某警察很快速地衝向某流動攤販,我多少有看好戲的心態,留下來看他們怎麼應對。

警察埋怨老闆:「你很誇張耶,躲那麼多天,也都不知會一下,你知道這個禮拜我天天來站崗嗎?」

老闆緬腆笑著不知道怎麼答。老闆娘代為說話:「不好意思啦,我有叫他要出來面對,完全沒用,他不聽我的。」

「蔥油餅」的圖片搜尋結果 圖片:網路

在早市看到某警察很快速地衝向某流動攤販,我多少有看好戲的心態,留下來看他們怎麼應對。

 

蔥抓餅老闆約莫三十多歲,平頭、身材壯碩,汗流滿身煎餅,旁邊身材嬌小女性是他太太,負責裝袋找錢。

警察突然一個箭步,約五十多歲男性,按住老闆肩膀說:「終於被我抓到了齁!」

「陳警官好。」他們兩個楞了一下,同時尷尬地打招呼。

警察埋怨老闆:「你很誇張耶,躲那麼多天,也都不知會一下,你知道這個禮拜我天天來站崗嗎?」

老闆緬腆笑著不知道怎麼答。老闆娘代為說話:「不好意思啦,我有叫他要出來面對,完全沒用,他不聽我的。」

警察又說:「這樣不行,我每次來找不到你,回去都會被罵,也有人投訴你三天捕魚五天曬網。這樣,你地址給我,下次沒看到就直接去你家搜人。」

「好啊好啊,麻煩警官了。」老闆娘一邊包餅一邊陪笑。

「不是啊,我一直有失眠的問題啦。」老闆擦擦汗苦笑。

警察認真的表情,「我說真的喔,其他天你出不出來我不管,週六一定要出來賣,我家孫子指定要吃的,不要害我被罵,不然真的跑去你家。一共多少錢?」

「老樣子三份加豆漿,120元。謝謝啦。」老闆娘說。警察離去前還用食指比老闆,要他勤勞點,多出來賣餅。

 

果真是,警民一家親啊。

創作者介紹

林仁廷心理師的社會心理講義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