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路人帶我們進入大宅裡,那是好幾層的建築。我們一層層往上,第三層有個藍衣警衛負責檢查那本試題。他說我們的任務裡忘了收集「光」,因此等下的任務將會摸黑進行。任務是:將房間的四色球,分別丟進相對的球籃裡,丟錯或丟不中就撿回來重丟摸黑進行,根本是用猜的,還有丟中率,因此這關卡我們花了近一個月。

「卡夫卡 審判」的圖片搜尋結果 圖片來源:網路

我們一群人在草地上同樂。結束後,發現出不去。

引路人A過來跟說我們犯了罪,所以如此,但沒人清楚做了什麼事,引路人也說不知道,可以問法官。

法官就在大宅院裡,要先完成任務才能進去,他是為此而來。

任務很多,是一本試題,我們必須在大宅院的周圍找答案,要翻山、花園、繞湖完成指定的收集。試題有的是知識題,有的很怪,如「夏子喜歡吃什麼?」這很難知道。

全部完成後,引路人帶我們進入大宅裡,那是好幾層的建築。我們一層層往上,第三層有個藍衣警衛負責檢查那本試題。他說我們的任務裡忘了收集「光」,因此等下的任務將會摸黑進行。任務是:將房間的四色球,分別丟進相對的球籃裡,丟錯或丟不中就撿回來重丟摸黑進行,根本是用猜的,還有丟中率,因此這關卡我們花了近一個月。

接著進入法院大廳,又分好幾室,引路人B出現,將我們一群人分開,去不同的室門外排隊。他提醒我們,法官會問的跟試題本有關,可以就找到的答案直接回答。我的隊伍最前面,門板上有寫法官名字,就叫「夏子」,這時才明白試題本上記載的是她個人的正義偏好與喜好。

B說:「認罪,並秀出剛剛完成任務的悔改之心,會得到輕判;若有疑慮爭論,將會重頭開始,重新完成任務後才能抗辯。」他覺得這並不機智。如果重來一遍,至少都要幾個月,明顯地不讓人選這選項。

我從室門的門縫偷看,裡面彷彿電影院的佈置,光源從法官背後透出,其他都是剪影。

(審判時沒有記憶,我只記得自己聽話、順從,得到一張宣判紙)

所有得到宣判的人又成一列從後門出去,得依照宣判紙上的要求完成贖罪。後門分為兩種,兩人一組的寬門或一人走的窄門,窄門很多人排隊,我是想早點出去所以去走寬門,結果我和一個女大生同組,這表示我們要合作完成各自的贖罪,且限期內回來報到。

我們不知從何分享起,因為她犯了什麼罪我犯了什麼罪,都是一頭霧水。

創作者介紹

林仁廷心理師的社會心理講義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