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印度正辦信仰祭典,一群龐大的黑壓壓的人群,突然令我感動

 圖:網路

我和父母到異國旅行,這個國家有歐洲硬體的進步,也有印度的風俗信仰。我們住在平價的異國飯店,隔壁的高級飯店則是許多來自大陸的觀光客。

在晚上,我搭了「銀河飛車」,可以看夜景,它其實是小型的雲霄飛車,但我仍感到害怕(但出國不搭又覺得可惜),我盡量看遠景固定畫面以減輕恐懼。

晚上第二件事,是順道與某小女生約吃飯。她來此讀語言中心之後讀這裡學校,她在MAIL裡說過得很辛苦,但碰面時卻變成「搞笑咖」,反而有些距離,我的建議她都不聽,讓我談的很辛苦。那時是在咖啡店,我突然打了噴嚏,結果全店的人都自動挪座位閃避,連小女生也是,讓我覺得生氣。「我不是感冒好嗎,只是過敏,有必要這麼自我保護而沒有禮貌嗎」我是這麼想的,卻只是生悶氣離開。

我與父母搭公車回飯店,為要辨識公車號碼與路線費了一番功夫。父親趕上公車,我也隨後而上,然母親小心翼翼又慢半拍,導致公車關門出發後才在後面追。我問父親「你不擔心嗎,畢竟在異國母親自己能找到路回飯店嗎?」父親沒有說話。我在公車停第3站時發現母親已然坐在前面的博愛座,什麼時候來的?她說她想辦法讓人幫忙,並讓另一輛公車迎頭趕上再轉進來我們這班車。我搞不懂,但很驚訝她有自己的辦法。

公車轉彎經過印度區,當時印度正辦信仰祭典,一群龐大的黑壓壓的人群,突然令我感動,很想下車拍照。不過公車繼續開回飯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n094545 的頭像
sn094545

林仁廷心理師的社會心理講義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