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小孩起身,因此大圓桌只剩我跟父親兩人。

鄰居小孩起身,因此大圓桌只剩我跟父親兩人。

剛剛,父親把「炒豆干」這盤菜剩的平均分給桌上的四人吃,用小碗裝。

「喔」我說。

「我吃了3碗,幫忙吃。」父親說。

「我已經吃了4碗」我說。父親還是端到我面前。

我們兩個默默地吃,桌子很大,我們坐間隔一個空位而已。大桌擺在一個店門口的騎樓廣場,我注意到那很像童年家裡開藥局的前面,比較靠近馬路邊。

突然母親從另一邊的角落出來,正斥責一個國中生,說腳踏車不該擺這裡檔到人家的路(或我們的路?)。我覺的他很倒楣,因為擺在那的車很多,剛好她來牽車而已。

突然飄雨,我跟父親趕快收菜,我叫鄰居小孩幫忙拿進屋裡。後來我跟父親在廚房整理剩菜,父親說這些怎麼辦?還要不要吃?

「當明天早餐吧」我說。我在水槽邊拿一顆魚丸沾水搓揉,希望用它掉的麵粉裹其他丸子(用剩菜作的),於是加一些新料現場煮起來。

我把鋼杯倒置,丸子則放在杯底烤,底部是火爐。我也覺得奇怪,那湯不就沒辦法放?

父親突然靠過來說:「你餓不餓?我們來煮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n094545 的頭像
sn094545

林仁廷心理師的社會心理講義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