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她們又在走廊聊天,我在同樓層但不同空間寫資料,她們對話居然清晰地一清二楚在我耳邊。

DSC_0826

我彷彿一直知道,過去離職的A同事在下面的樓層工作。那個樓層是國小,她離職後去哪裡工作。

我並不是真的那麼關心她的事,過去也不熟,但現在替她位置的B同事跟她能說能聊,她們偶爾在那樓層閒聊。我只是旁聽到一點點有關她的事情。那天她們又在走廊聊天,我在同樓層但不同空間寫資料,她們對話居然清晰地一清二楚在我耳邊。

原來,離職A同事跟她先生處不好,可能是婆媳問題(共事時她一直很高傲),一直生不出第二胎。她的黑髮即使去燙了金色捲髮,看起來也像褪色的褐髮,完全是她沒精神的關係。她感覺孤拎,雖然外表專業但沒有說話的對象,她向B同事說了很多生活上的細節與委屈(我沒有記下),但沒有哭只是抱怨,B同事雖然都在聽,但我也明白那也只是社交禮儀。

對照之前和A同事共處的情形,我很感慨,關係一直是這樣遠遠的插不上手。最後我離開那裏上樓了。

 

【自我解析】

這是白天情緒變成夢境的故事,一小則離職同事的消息,被夢自行組織成為一篇故事,我跟A同事真的不熟,所以夢裡的推測資訊一點根據都沒有。有感的是,我對於之前與她共事時她的高傲,擅自作了一個註解。

這是一篇自以為是的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n094545 的頭像
sn094545

林仁廷心理師的社會心理講義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