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爺的電影特色:1.無厘頭的認知轉彎。2.市井小民臥虎藏龍。3.男人(星爺)對愛情的想像。

其中最大的特色是,「日常生活就是悲喜劇,而我們身在其中。」生命有許多無奈,如果只是旁觀他人就會像看一齣荒謬的喜劇,星爺的電影提醒了我們,如何面對從他們到我們的日常生活,從《喜劇之王》,人怎麼可以在那樣受傷下還可以那樣回話?那根本是愛情神話,可是我也好需要啊;另一部《功夫》也讓我哭,每次看每次哭,我又驚訝又搞不懂,好像被擊中什麼,說不出來的東西被影像化故事化了。好多年過去,人生到了中場,看的事情多了,才逐漸理解其中的意義。星爺也是,他的電影跟人生價值、歷練意義劃上等號,只是每次關心的議題不同、故事不同罷了。

電影究竟隱喻什麼?這篇遲來的解析向星爺致敬。

93c95b6c177a487da218519bee5e5f4f_th.jpg

星爺電影講愛情

男人原本擔任電影主角,到了片場臨時被換什麼都沒有,又好不容易配合警員當臥底演戲,根本九死一生,回到家已經很晚。他急著想跟女人說今天的經歷。

男人:「親愛的…」

女人素顏蹲在門口打毛線衣,早上她們剛確定要在一起。天色已晚,她終於看見男人回家。她站起來,「幹什麼?天都黑了,電話也沒打來?」帶著急躁與怒氣。

男人:「我剛才…」

女人打斷他,「你怎麼穿成這樣,不是說演主角嗎?」

「我不管你做主角也好,跑龍套也好,你都要養我一輩子的。」她繼續說。

她拿出剛剛在織的毛衣套在男人身上,織毛衣技術有點拙,可能是第一次。「來,試看看,合不合身。」在套的時候發現男人衣領怪怪的,驚聲尖叫:「紅色的?是唇膏印?你去鬼混?」還沒氣完,緊接又說:「那,這次我給你一條生路,再有下次就不給你飯吃,走!回家。」

男人一直瞪著女人,眼睛睜著大大的,他訝異她的想像與反應。無語。

倒是女人先沈不住氣:「看什麼?不順眼嗎?還手啊,笨蛋!」這句話透露了女人過去是怎麼長大的。

男人起先無奈,深呼吸,似乎知道什麼讓自己靜下來。他再轉回去看女人,慢慢地說:「親愛的,我.愛.你.。」

女人愣住了,怎麼會是這個回應。逐漸地,她的表情柔和下來,苦笑自己剛剛。

兩人都笑了,抱在一起,扎實地感受這是真的。

20170412-1.jpg20170412-2.jpg

片名叫《喜劇之王》,可是我在流淚啊,人怎麼可以在那樣受傷下還可以那樣回話?那根本是愛情神話,可是我也好需要啊;另一部《功夫》也讓我哭,每次看每次哭,我又驚訝又搞不懂,好像被擊中什麼,說不出來的東西被影像化故事化了。好多年過去,人生到了中場,看的事情多了,才逐漸理解其中的意義。星爺也是,他的電影跟人生價值、歷練意義劃上等號,只是每次關心的議題不同、故事不同罷了。

電影究竟隱喻什麼?這篇遲來的解析向星爺致敬。

星爺的電影特色

星爺在1994年已經成名,他成立自己公司拍了《齊天大聖東遊記》,不同於過去風格,講一個有關愛情的故事,結果滑鐵盧慘賠收場,不得不再次回歸喜劇角色。1996年捲土重來,電影取材於生活,看似喜劇的背後描述許多人性掙扎,值得一再回味,至於《齊天大聖東遊記》則越陳越香後來居上,甚至變成經典。綜觀來看星爺電影好看的理由有三點:

1.無厘頭的認知轉彎

全系列電影皆有此特色,打破對生活既有規則的認知及刻板印象,包括語言遊戲的、言行不一的、角色顛覆的、文化嘲諷的。心理學對「幽默」的定義,是營造一個我們以為會這樣的情境,卻在結尾處大轉彎,令人意想不到而發笑,此點星爺電影裡比比皆是,加上眾演員冷面表情更是一絕。如古裝電影裡對官場文化的諷刺(《大內密探零零發》)、角色自戀式的自言自語(《凌凌漆大戰金槍客》的達聞西)、語言是直白或言外之意永遠捉摸不定的(《九品芝麻官》裡,方唐鏡說「你打我啊?」,星爺馬上圍毆,還對眾人說,「你們都聽見了,是他說的。天底下哪有這種事,竟要求我們打他,真是太爽了…」)

2.市井小民臥虎藏龍

星爺的電影無論在場景或主配角,皆源於市井小民,如《凌凌漆大戰金槍客》主角是豬肉販,《食神》是廚師及攤販,《喜劇之王》是跑龍套的,《少林足球》、《功夫》及《長江七號》沒正式工作,接近流浪漢。配角也是普通人,但私下個個大有來頭,如《食神》裡的雞姐、《喜劇之王》裡發便當的領班是臥底警探,《少林足球》裡落寞的中年大叔們是少林師兄、《功夫》包租公包租婆是江湖二傑…

大隱隱於市,星爺似乎隱喻了真正有能力的人匿於市井中,那裡才是臥虎藏龍之地,各行各業都是能人,只是被環境所逼,收起本事暫時為錢浮生罷了。當然電影非報導文學精細描寫,但如此速寫仍讓我對生存的人們感到敬佩,人生而平等、行行出狀元,今日世界若不是和平,學歷高的讀書人又怎能在此安居樂業呢,真的,很多天災來時,都是民間動員,各行各業職人出來貢獻己力。偉大不是來自有錢、成功,而是在生活實踐裡。

3.男人(星爺)對愛情的想像

這部份是我覺最精彩之處,星爺感情路不順,甚至有點自閉,電影是他的出口,對男主角放入自己對愛情的想像。劇中星爺設計了對愛情兩種極端態度的男人:

(1)自我感覺良好型:

主要在前期電影《武狀元蘇乞兒》、《唐伯虎點秋香》、《九品芝麻官》、《凌凌漆大戰金槍客》及《食神》等,男人充滿自信甚至自戀,把馬子瀟灑輕鬆,其實是馬不知臉長,猴子不知屁股紅。

(2)膽小自卑型:

後期電影如《喜劇之王》、《功夫》、《少林足球》及《長江七號》,男人膽小自卑,覺得配不上對方,放心裡不敢講,認為自己只是工具人…他們雖然悲情,但通常會得到女主角的憐憫。我自己覺得星爺在講自己,同時也是多數男人的愛情原型。

至於「女主角們」呢,也同樣被特殊設計,星爺刻意將她們醜化,有外型醜化的(《食神》、《少林足球》);地位低下的妓女、海盜女(《九品芝麻官》、《喜劇之王》);身體殘障的聽障女(《功夫》),其實都是刻意擺脫「美女的束縛」,而強調母性力量,如接納、良善、安全感及才能等,有趣的是,醜女主角也是後期電影才開始的,配上自卑膽小型的男主角,似乎又窮又苦的兩人才會產生真摯、純潔的感情,然後,滿足星爺自己的遺憾。這規則的第一部,便是《喜劇之王》。

010836.34550884.jpg

悲喜劇1:《喜劇之王》自卑男人的愛情

《喜劇之王》有兩條軸線,一是窮男主角想藉演技成名卻始終是個跑龍套的,以及窮男女主角的愛情。喜劇,來自男主角天真地、以演員自居挑戰殘酷社會裡的生存規則,結果四不像,以前覺得好笑,笑男主角白目,現在笑不出來,因為他們正是我們的一部分,男主角明明限制比我們多卻有行動力毛遂自薦、追逐夢想,他的挫敗現在看反而是悲劇。悲劇以喜劇的形式表現,這便是悲喜劇,笑著迎接荒謬的現實。

愛情也是,一個難以餬口的臨時演員,一個出賣肉體的舞女,兩個處於社會最底層的人,甚至不敢追求愛情。男女主角都窮,都是小人物,他們都有極強的自卑感和由此而生的表面自尊。「情不自禁又覺得配不上」,戲裡幾句普通的對白就能描寫弱勢男女表達情愛的方式及心理掙扎。男主角沒有錢沒有成就,既而對愛情感到自卑,他愛一個人卻不能給什麼,於是將自己所有財產(鐵盒子裡的錢與手錶)通通送給女人。女人無法分辨是過夜費還是愛情,轉身離開。男主角追上來說:「不上班行不行?」。

「不行,不上班你養我啊?」女人說。

男人沈默,女人繼續前行。

男人再次叫住她,「還有什麼事?」女人問。

「讓我養你啊!」。男人終於這樣說。是一種告白,比說希望每天喝到你煮的味增湯還粗俗現實一些。

良久,女人回頭故作瀟灑,「你先養好你自己吧,傻瓜。」然後頭也不回離開。然後在計程車上她哭了,因為男人給了他的全部,包括那本唯一的臭屁的書《演員的自我修養》。

要相信愛情,要相信自己可以愛人與被愛,第一時間總是猶豫、害怕,因為太自卑了,我們不也是如此?

直到時間讓真情發酵,女主角終於相信愛情,主動脫離舞場,不免被一頓揍。

「ㄟ!!!上次你說養我的事是不是真的?」換女主角鼓起勇氣告白。

接著換男人面對考驗,他誤打誤撞飛上枝頭,那是否還要這窮苦女人?一秒彷如一年…「是真的。」男人說:「當然是真的,等著你答應呢。」然後兩人像孩子般又抱又親的雀躍。

然後戲末,男主角歷經九死一生回家,甘願先讓女主角發洩她的不安,他決定不提剛剛的驚險,而是照顧她的情緒,清楚緩慢地說:「我.愛.你.」。

這是小人物的愛情故事,被詮釋得淋漓盡致,也許這只是愛情神話,現實總是貧窮夫妻百世哀,但我仍然感動,因為那是我(們)內心渴望的。

e97000818a902fee849.jpg

悲喜劇2:《功夫》男人自我認同之路

《功夫》是個寓言。

喜劇是,一個卑微、沒本事的男人學人家耍流氓、想被人崇拜、想「出人頭地」,結果發現市井小民根本都臥虎藏龍,他最後選擇走歪路,協助黑幫讓更大的黑暗/敵人出來。然而男主角並非真心想傷人,只是想讓大家注意他罷了,後來才知道他曾被霸凌,相信正義的價值瓦解了(相信老乞丐說他可以拯救世界)。「自卑」讓他忽視真正的模樣,忘了他是會照顧人的:他收的小弟、他救過的女孩…。男主角後來醒覺自己鑄成大錯不可收拾,捨身取義替包租公包租婆爭取時間逃走,結果自己重傷,而那種傷是不可能活命的。

這隱喻了男性的追尋之路,當一無所有又不知該往哪去時,為了獲得肯定、得到地位,結果愈走愈偏,那其實是一種很卑微的心理狀態。悲劇是,男人把自己搞到一團亂,又無能收拾殘局,他捨身補救包租公包租婆,就像在跟父母道歉悔改一樣。

重傷的隱喻是置死地而後生,終於放下自尊,窩在繭內修復重生,這是男人面對自己及關係的方式。破繭後男主角不再汲汲營營表面,他找到平靜,把敵人打飛(而不是打死),即使敵人想學如來神掌也都可以。他找到了自己的道路且不吝分享,「想學啊?我教你。」,頗有得道升級的佛家味。

男主角捨身救人時我流淚,那種贖罪與卑微的心情,也只能捨身了,還能作什麼呢。那是一種悲情,得不到憐憫,乾脆捨身取義,有很多事是說不清楚的,不過捨己後,重生就開始了。這也是星爺的人生領悟吧,放下過去包袱,面對眼前。

zhouxinxin cover.jpg

生命是什麼

周星馳曾說:「我以為我拍了很多悲劇,可是拍出來你們都覺得那是喜劇,《喜劇之王》就是如此,即使用喜劇作標題,滿眼看去,也都是悲劇的味道。」生命有許多無奈,如果只是旁觀他人就會像看一齣荒謬的喜劇,星爺的電影提醒了我們:日常生活就是悲喜劇,而我們身在其中。

參考資料:主要以周星馳親演及導演的電影為主

1992年《武狀元蘇乞兒》。

1993年《唐伯虎點秋香》。

1994年《九品芝麻官》。

1994年《凌凌漆大戰金槍客》。周星馳導演。

1994年《齊天大聖東遊記》。周星馳導演。

1995年《齊天大聖西遊記》。周星馳導演。

1996年《大內密探零零發》。周星馳導演。

1996年《食神》。周星馳導演。

1999年《喜劇之王》。周星馳導演。

2001年《少林足球》。周星馳導演。

2004年《功夫》。周星馳導演。

2008年《長江七號》。周星馳導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n094545 的頭像
sn094545

林仁廷心理師的社會心理講義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