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惡靈」,那是一塊不斷衍生、有自己生命的血肉,遊客看著館方人員介紹並示範它的再生。其中一位遊客不信邪,斥之無理,便拿刀去切、去砍,甚至用火燒它,結果一點用也沒有,反而被它整個吞噬。這遊客的死亡並不令眾人害怕,彷彿是咎由自取,但我嚇到了(覺得類似「惡靈古堡」的疆屍,但具有惡意),因為我也是不信的人。

20170402.jpg

此為長篇大夢,共三段,中間醒來兩次。

(一)

我跟家人旅遊,來到該地的古蹟區,是山坡地形,許多茅屋整齊地座落在棋盤式的村莊裡(類似日本的合掌村)。

這裡有名的是一棟棟茅屋裡都還住著各式各樣的「靈」,有人形靈,也有自然界的靈,雖然看不見,卻可以感受到它們。「靈」並不令人害怕,我覺得是可以解釋的,靈是人的靈魂、自然界的能量,或坦白點只是人的生理、心理作用,總之它們不是惡意的。這裡遊客很多,大家都來看一年一度晚上舉行的「靈群歡慶祭典」。祭典是由古蹟區外的當地村民舉辦。

村裡有博物館,除了展示村裡歷史,介紹各種靈的種類外,最主要的表演是「西方的惡靈」,那是一塊不斷衍生、有自己生命的血肉,遊客看著館方人員介紹並示範它的再生。其中一位遊客不信邪,斥之無理,便拿刀去切、去砍,甚至用火燒它,結果一點用也沒有,反而被它整個吞噬。這遊客的死亡並不令眾人害怕,彷彿是咎由自取,但我嚇到了(覺得類似「惡靈古堡」的疆屍,但具有惡意),因為我也是不信的人,我無法解釋這塊西方惡靈究竟是什麼。我覺得恐懼,以為它也會向我撲來,最終無法逃開而斃命。那塊血肉最後被館員收伏收好,但我仍然覺得恐懼、心跳過快而醒來。

醒來後,仍然感覺可怕,即使回到現實仍歷歷在目。心跳太快,一度無法闔眼,直到撐不住才再度睡著。

(二)

村裡的祭典要開始了。

夜晚,周圍亮著燈籠、野火、營火,一片通明,遊客絡繹不絕,各式宗教鬼神齊聚一村,每棟茅屋都像是園遊會裡的攤販,被好好佈置,燈火通明。遊客排隊進去參拜或遊玩,整體氣氛熱鬧。古蹟區內還有遊行隊伍,村民舉著迎神的器具,遊客也參與其中跳舞,可以輕易感覺到隊伍中有許多「靈」就在你我身邊。

遊行的隊伍中,有邱性友人的基督教信仰隊、陳性友人的民間信仰、還有其他不認識的各系鬼神,甚至博物館的西方惡靈也來了(上一段那個,但已經沒有惡意),它由一個年輕的男導覽員帶著。場面相當壯觀,活動印有節目單,由各系鬼神帶領大家一同歡樂。我父母(信基督)也來了。

第一個節目,邱性友人帶著大家唱聖歌,每個參與的人站在古蹟區方正的格局內(不參與只看的遊客在外圍)大合唱,彼此看著節目單的歌詞很有默契地分部、獨唱、合唱,氣氛令人感動。第二個節目是繞境,出現各式花車,車上有靈,最後壓軸的是一條長長的龍型燈籠車,蜿蜒前進。

活動出現意外,龍型車翻覆,原先依附車上的靈四處亂竄,不過每個單位都合力收拾,並不慌亂。活動過程相當和諧,我也不怕西方惡靈了,它們雖然無法解釋,但其實它們只是這整體的一部份罷了。

比較令人困擾的是我父母,他們明明看了整個祭典,卻同樣無法接受這個世界有基督以外的鬼神。

祭典接近尾聲,我將手中不知何時拿到的2個小陶罐送給小朋友。小朋友好奇地互擊兩個陶罐,居然產生雷電,擊中了現場的若干鬼神。原來這是危險物品,想必陶罐中有精靈存在,我跟胖子(朋友)趕快去拿回陶罐,想交由廟方封印。在封印前,我拿給父母看,以證實其他鬼神確實存在,沒想到一打開陶罐,精靈便直接附身在父母身上。父母的臉浮現了印地安原住民的木製面具(只有眼睛及嘴巴處有開孔的那種),被控制著。

再次醒來,這是被孩子吵醒,但是起不來,而且夢也尚未結束。此刻約早上五點,再次昏睡。

(三)

陶罐精靈要求我們找到剩下的那罐名叫「風」的小陶罐以作為交換,才會放了父母。原來她們是名為「雷」、「電」的姊妹精靈,她們三個想團聚,而我想讓她們乖乖回去長眠。

我們找了很久,才在村裡另一個小孩那找到「風」罐。

在交換之前,我們決定先佈陣,避免她們反悔(此時父母已遭釋放,但我們想同時收服她們3個)。在交換過程中,對方也顯得很小心。

(過程忘記…)我們被姊妹精靈的女性特質吸引,包括身體與心靈,我與大姊上了床,胖子也與二姊上了床。這並不是被誘惑,而是很契合的感覺,後來決定與她們一起生活在現世。

再回到村裡已是兩年後,祭典又再次準備著。

昔日年輕的博物館導覽員已升格成師傅,正在籌畫遊行,

我們與父母(已接受祭典及鬼神存在)一同在小村的石階坐著,想著過去發生的種種。

FIN------

【自我解夢】

長篇的意義實在太多,僅舉幾個有趣的聯想,其他的就請讀者自行想像。

1.人、鬼、神、靈的彼此和諧:

「和諧」在夢裡提到多次,我認為是心靈內在、多元價值的和諧共生,整個夢也都是在這軸向:(1)西方惡靈的重點是「惡意」,而惡意又來自於不尊敬/不相信它,但當它沒被放大,視為整體心靈的其中一部份時,惡意就消失了;(2)陶罐姊妹精靈是被封印的女性特質,事後與她們契合的關係可視為男性與女性心靈和諧的意義;(3)「父母」可能是理性、科學的現世標準,代表著抗拒靈性的存在。即使眼見為憑,父母仍然不接受,最後接受的關鍵是我們與女性特質的結合後。

2.不懂的是:

「靈」的概念大概是借用了上個月看的書:《靈界的譯者》而衍生的。但我不懂這「靈性整合」的長夢出現在此時此刻的意義,因為當時並沒有相關的生活議題或人生意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n094545 的頭像
sn094545

林仁廷心理師的社會心理講義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