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怎麼說呢?他曾在夢中有過這種感覺,又興奮又緊張,簡直要爆表。自看見她後,整個心思不由自主被佔據。

他開始在每個深夜守候,不願錯過任何移動的身影。他很怕嚇到她,於是躲在暗處,靜靜地潛行,只想再見她一面。他覺得,只要面對面,這莫名的情感悸動一定可以弄清楚。

20160422.jpg圖片來源:網路

他的歷代家族都有優渥的生活:專屬別墅、被人伺候的三餐、名牌服飾以及各式新潮的玩具,這叫什麼來著?對了,就是品味!他最喜歡在冬天午後,在自家庭院草皮喝一杯熱牛奶,安逸閒致的伸張四肢,宛如貴族中的貴族。「唉呀!你真是英俊挺拔呢!很有個性喔。」許多人常常這樣讚美他。唯一的遺憾,是他們這家族注定要孤獨地享受這一切。他沒見過母親,出生後就被送到這來,悉心地被照顧。

有多少人可以像他一樣幸福呢,然而又如何,他從沒專注過任何事,也不用像那些低階層的同類必須學習求生技能。「好髒呀!」他覺得,那些為填飽肚子所作的勞動,真是遜斃了。

如今不同,天性的好奇讓他想探求這未知的情感,呃,也帶著一點焦躁。他跟蹤她很久了,前幾次被發現她拔腿就跑,躲到他追不上的地方。數次後,他下定決心要鍛鍊自己,讓技巧更上層樓。

 

夜深人靜,所有人都睡了。他又聽見她的腳步聲。

「來了,來了!」算好時機,縮小範圍,他的演練不是沒有代價,「這次,一定要妳回答我。」他想。

他眼睛黑亮冷峻如新月,冷不防在她背後出現,直視著她。

她驚愕說不出話,慢慢被逼進牆角。

「不要怕呀!」他說。然而他的聲音在她耳裡只是恐懼,終於她失控、狂叫、亂竄。

「千萬別這樣呀!求求你!」看著她驚恐,他心裡卻興奮不已,這感覺讓他慌張,他阻止她大叫,本能地一拍掌,她一陣哀嚎,倒在血泊中。

他被自己嚇到,待在她身邊靜靜看著,心神放空,直到散發屍臭,可是他並不討厭,「原來如此!」,愛她就把她吃了。他墮落了,不再是貴族。

 

隔天清晨,一個國中年紀的女孩站在他旁邊嫌惡地說:「媽,你快來啦!加菲牠居然在吃老鼠,真是噁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n094545 的頭像
sn094545

林仁廷心理師的社會心理講義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