濫情男是軍中學長,早我兩梯。某天晚上,他進門跌坐沙發上,長長嘆一口氣:「唉!為何找不到人可以打電話?」,此刻正值八點有餘,外頭一片寂靜,而我喝的那口水差點噴出來,不會吧,他要找我聊天?。「怎麼會?」我故作鎮定的應他,「你不是認識很多女孩子嗎?應該有很多選擇吧。」

「沒有,不知道要跟她們說什麼。沒有什麼新鮮感。」說完,濫情男警覺地說,「嘿,你該不會認為我是一個花心的男人吧?我跟她們只是朋友喔,你知道我的個性就是喜歡認識很多人。」

我不知道!不要找我替你作保證,不過這只是心中的吶喊。

    「只是,很困擾她們常常會誤會,會對我很好……」學長又說。

     我只是學弟,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還懂得分寸。我選擇沈默,假裝在聽。

20160421.jpg圖片來源:網路

     濫情男,台大畢業。身高174,體重77,身材圓胖,長得不甚英俊,圓型臉卻有燦爛笑容,人際關係八面玲瓏。在軍中,濫情男學歷高被視為智囊,懂得奉承長官,與其他士官稱兄道弟,常常請客、主動幫忙,確實給人第一印象誠懇、敦厚。至於私底下,就是面對我,純粹的學弟關係時,很愛指導做人的道理(明明我年紀比他大)。休假在外他對女孩子是溫柔多情,用話術擄獲芳心,他可以徹夜掛網談心,隔天再約對方喝下午茶,功力之高是休幾次假認識幾個新女友,手機的電話簿都快塞爆了,他卻說他寂寞無聊。

    學長感慨地說,「很奇怪,自小就有女性緣。」他從學生時代就開始了種種把妹傳說,包括女同學、社團學妹、女路人甚至賣早餐的老闆娘。「說真的,她們常常誤會跟我的關係,一直對我很好,想和我進一步。像最近有一個女的攻勢就很強,幾天就一封信,卡片自己做,還不停寄小禮物來。」他顯出一副很煩惱的樣子。

    他不知道此類話對沒有女人緣的男人很具殺傷力嗎?我又不像你可以輕易地對異性放電。

    「那你怎麼辦?」其實我很不想問。

    「裝傻呀!假裝不明白。」他說,「其實我不會因為這樣就跟她們斷關係,還是會保持聯絡,你不覺得朋友一旦認識了就應該如此。我只是把她們當成好朋友,只是她們似乎很容易喜歡上我,實在是困擾,像現在我覺得無聊卻不知道該打電話給誰,就是不想讓她們誤會。」濫情男若有所思,「恩,你會不會覺得我這樣太沒有原則…..?」

    會。差一點露出嫌惡的表情。你不能自戀地放電又說沒這意思。

    「我現在正在尋找,一個符合我理想中的女孩,耐看、順眼又兼具知性,就是有頭腦的那種,如果遇上了,我肯定會愛她一輩子。你聽說嗎,黃中士說交女友就像打電動,一定要實際玩玩看,而且多玩幾款,死了可以接續,或是放棄改完別款,能不能遇到理想對象是一回事,搞不好同一款遊戲打久了也會喜歡上它也說不定,要我不需預設目標。他很奇怪對吧,居然還說我的理想太高會找不到對象。你說呢,是太崇高了嗎?」濫情男問我的意見。

    黃中士雖然學歷不高,但是蠻直接的,他的想法如此就是如此,我雖不認同但至少清楚,而學長呢,做的跟說的不一樣,嘴邊說是尋尋覓覓,其實是四處留情,你對每個女孩都溫柔體貼,女孩遇見你的照顧加上高學歷光環,怎能不誤會?等她們誤會踏進去要付出情感,你卻又說只是友善友誼,這才是心機。你認為女孩自作多情,實際是你欠缺內省能力,你濫情、曖昧,讓她們有所想像,為尋覓留後路,你享受親密關係與控制感,得到滿足後你可以輕易地拉開距離,留對方在原地顯得困惑。整個局勢都在你的控制之下呀,你怎麼能說是她們的問題呢?浮濫的親密關係就比肉體的一夜情高級?

    「不會啦!」我是卒仔,這話我回答的很心虛。「以後退伍上班你應該會在職場找到對象的。」

    中間有不短的停頓。因為我沒有刻意要說什麼,太過虛假也作不來,只好虛應、安靜。然而這段道德般的告解只是在偷渡他的不安吧,我想。電視正在撥八卦節目,談到女人的性愛,濫情男說「其實我不喜歡這些女人唱高調,用什麼性自主權,不過在滿足自己的情慾罷了,只奉獻給最愛的人不是很好嗎?」

    「恩,恩。」又來了,我只希望就寢號快點響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n094545 的頭像
sn094545

林仁廷心理師的社會心理講義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