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9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裡特別澄清,因為有的被害人很不諒解心理師在「幫」加害人做治療,以為心理師竟可同理惡人,站在他們那一邊,不是的,強制治療比較接近是認錯與教育。

DSCN2581  ----

    我曾經在監獄兼任[性侵害強制治療師]一年。進監獄是一件謹慎的事,我與學長換證件、包包檢查,再由專人帶領通過好幾道鐵門,徒步到某棟大樓,穿過交誼廳與中庭,在側邊教室有專屬的幾間晤談室,水泥隔間灰色牆面,沒有裝潢,簡配一桌兩椅及寫紀錄的電腦,即使如此,還是像單人囚房。這週有四位心理師駐診,一小時一案,每人共接三案,法院卷宗在桌上,我們等候管理人員帶他們來。

    他們都稱這是上課,敬我們是老師,也對,我們握有絕對權力,被賦與教育、評估責以決定他們是否能申請假釋。監獄的做法是這樣,性侵害加害人服滿一定期限,先接受強制心理治療四次,由心理師評估該犯是否有深刻反省、具同理心及降低再犯率的潛能。假釋是很重要的,等於刑期只需服一半。

    男人來了,平頭,全身青藍色制服,「老師,我就在門邊,有需要請呼叫我。」管理人員將鐵門緊緊鎖上。男人27歲,入獄3年,本周是第4次談話。男人瘦扁身材,恭敬地對我打招呼,笑的時候露出一口爛牙,感覺弱不禁風又不聰明,與電視上「惡狼」形象相去甚遠。他是強暴犯,強暴了嬸嬸。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女性與閱讀的相關活動日益蓬勃,日前剛好有機會參加一個談話節目,原意是希望我介紹一些讓女性瞭解男性的書籍,並對父職作介紹。但對談過程才發現,主持人沒按照腳本進行,卻習以為常憑著印象與認知與我反映男人的種種現象,主題不斷環繞著男性的情感疏離與暴力行為,說明男性就是這樣陷入自己的窠臼。回來之後我有點悶,似乎去介紹這些剖析男人的書,只為了證明一個「男性自作自受」的結論嗎?

男人的形象是什麼?大家都說男人要改變,怎麼變?我覺得有一些脈絡是需要被兩性瞭解的,如同我們回頭重新理解婦女史一樣。 

DSCN6475

「女生向前走!男生被推走?」

社會結構改變和女性主義運動的崛起,女人也開始投入職場,以知識和頭腦競爭的時代,女人慢慢表現出不輸給男人的長處,甚進而擔任管理職,尤其是21世紀的女性,不再為傳統價值所困,不活在社會或男性的期望裡,她們在各階層發展出自己的聲音和力量。於是,以女性特質為主的性別運動綿延擴展,帶動性別意識的覺醒、自我探索與成長、回歸家庭親子關係。「兩性工作平等法」的正式上路,更是將性別運動落實政策的開始。

女人逐漸向前走,影響帶動整個社會,相形之下,男性既有的優勢開始動搖,並被質疑多年來未曾思考自己該如何進步、成長,因此女性開始問(或者要求):「面對這樣的改變,男性應該如何自處?」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她靠近你的時候,像是把全部都給你了;她心收回來的時候,像個斷線的傀儡洋娃娃,你儘管碰她的身體,她也不在這裡了。

DSCN5145  

她被周遭的女生稱作「狐狸精」,就是很漂亮、會搶人男友的女妖。

 

「有這樣的事?」她個頭嬌小、涓絲長髮,立體五官、大眼睛,好一個聰慧的漂亮女人,諮商3次後我慢慢瞭解這外號的意思了,但真正吸引人的,是她的邊緣性人格,身體與內心都缺乏界線,不斷地曖昧與糾纏,也不真正拒絕任何人。她靠近你的時候,像是把全部都給你了;她心收回來的時候,像個斷線的傀儡洋娃娃,你儘管碰她的身體,她也不在這裡了。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防衛機轉」所要保護的東西,也就是案主害怕的、曾受傷的

雖然進度因此被阻擋,但是不是也在提醒心理師

諮商過程仍欠缺案主所需要/相應的安全/信任關係

 

心理師的工作不是以抓/分析 防衛機轉背後物為目的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嘿!成功的男人是什麼樣子?是不是達到這個目標或形象,從此就可以快樂自在的生活,得到內心的渴望與滿足?

如何成為這樣的男人?青少年的男孩開始有意無意地思量這件事,也需要別人注意和讚美,於是展開人生第二階段的自我認同。為了更獨立與成長,許多訊息告訴男孩應該要更堅強與自我鍛鍊。 

DSCN2582

我的成長路

青春期的我其實很安靜,卻羨慕那些早熟的同伴,他們看起來堅強、成熟、風趣、受歡迎、知道如何反應。為了讓別人也注意到自己,我開始立志奮發,增強本身的能力,作個好角色:努力用功、鍛鍊情感、不再脆弱、培養興趣、學習男性特質。我的父親是個新好男人,溫和、講理、民主、成熟、具備生活常識(例如會修馬桶),以及會簡單的烹飪。我一直想成為新好男人,但是過程中一直屢遭挫折,我並沒有成為眾人信賴的領導、也沒有滿意的親密關係,甚至找尋不到未來的認同。孤單與挫折,我生命裡常出現的  感傷,不斷重複出現,令人無力招架,只能陷在悲情的感受裡,沒有力量的時候,我退回自己的殼,扳起臉孔,假裝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女生主動來諮商,態度很冷靜,我問她想要聊什麼,她說:「有沒有不害怕死人的方法?」

啥?雖然一頭霧水,但根據過去經驗,主動諮商又是死亡議題,她的過去可能發生了什麼事。我得謹慎問問,或許需要長期晤談。

1972年,心理學者David Rosenhan作了一項有名也很有爭議的實驗,他派了若干假病人去測試精神科醫師,每個人都陳述聽到幻聽,藉此測試精神科醫師是否能分辨「正常」與「不正常」。實驗後所引起的爭論讓人有哲學性的思考,剛好可以用來對比這個諮商故事。

 DSCN3244  

「我很害怕死人,最近看到新聞裡那麼多意外畫面,我很擔心會看到不該看的,做事不能專心。」小女生講話冷冷的。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初次見面

小依[1]15歲,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女,卻因中輟此時在諮商室與我對坐,帶著老練又稚氣的臉龐。

小依來學園已經半年,早期曾適應不良,合併憂鬱症狀,紀錄說進學園前在母親及社工的勸說下墮胎,但事後她卻非常後悔,與母親(主要照顧者)關係更是降至冰點。後來狀況稍好,社工老師希望她談談與母親的關係,小依願意諮商,不過想談的是自我瞭解及情緒管理這一類。

「你好,我先自我介紹。我是林心理師,在台中工作,星座是處女座。」我先開口

小依笑了出來。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年輕人拐年輕人!」甚至有些他們還覺得自己是在幫助別人。

什麼狀況會這樣?難道不是經濟問題,年輕人才會動歪腦筋去削同世代的人;難道不是社會問題,對未來缺乏盼望,才有賣假希望產品的投機份子。多數的詐騙集團,會去詐騙比自己更為弱勢的人,因為弱勢生活庸錄、資訊匱乏、沒有機會思考難判斷真假,當推銷拐騙的人越來越多,也形成了「直接拒絕就是保護自己」的人性習慣,這真的不是一件好事啊。 

---DSCN4191

自己讀心理學出身,聽到有人講「潛意識」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他們在我後面,兩個女的,約25歲,正對一個男的滔滔不絕灌輸某些信念。講潛意識什麼的沒聽清楚,畢竟在速食店比較吵,但大概是說要把這些觀念學到骨子裡,就可隨時隨地應用。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美國作家布萊恩朵耶(Brian Doyle)一篇散文《飛翔的珠寶》(〈Joyas Voladoras〉)從蜂鳥心跳快與烏龜心跳慢中結論說,我們內在隨時都在劇烈攪動,永恆攪動著。『他說我們的心一生可以容納很多,每日每時每刻可以容納很多。但至終我們的心並不對任何人開放。不對父母配偶情人開放,不對孩子及朋友開放。我們頂多開一扇窗,自己卻仍然孤獨留在屋裡。這是沒法子的事。因為心一旦裸開,就會被耙被掘,而這又如何承受。他說年輕時我們以為可以遇到欣賞且包容我們的人,及長才知道那是幼稚的夢,知道所有的心到頭來都會碰撞得瘀青處處瘢痕累累,然後我們得靠時間或意志綴補它。但它永遠脆弱且一碰就碎,經不起也許是某個女子的一眼回望,也許是嬰兒蘋果香的氣息,一隻背脊受傷蹣跚往深山待死的貓,或者老母親紙張一樣單薄的手撫過你髮際……。』(摘自《魅》序文,陳育虹(2007))

 

我們是不是常說自己做事都可以很強,但唯獨「感情」是弱點?

我們是不是認為感情該從一而終,自己選的自己就要承擔,跟了一個人就會跟到底,尤其是結婚之後。

我們幾乎不表達感情,總是用行為表現來告訴對方心意。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登山健行到輪椅代步,對老人家來說,這就是她的重大失落(LOSS)。」我這樣說。

DSCN2580  ---

 有家屬來諮詢,說婆婆剛滿60歲,性情大變,從開朗變憂鬱,不聽家人勸,不看醫生,整天關在家裡鬱鬱寡歡甚至想自殺。家人們都很頭痛,認為是老潘顛、老年失智症狀,因此來詢問精神藥物是否有效,如果有效,希望藉此偷偷餵藥。

我不問婆婆病史,而是詢問個人生活史,「婆婆性格轉變的那段時間,曾經發生什麼事嗎?」若沒有明顯的事,我就將時間往前推繼續追問。

原來,婆婆中年喪偶後養成登山的健身習慣,平時也有登山隊的朋友,都過得很好,然而58歲那年不幸摔斷腿,經診斷無法復原,從此得靠輪椅代步。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潘朵拉箱(漫畫書之戀)  圖片截於<漫畫書之戀>

潘朵拉盒的故事是:女孩潘朵拉不顧天神警告打開了塵封已久的盒子,盒內不幸的事物紛紛來到人世間,女孩嚇呆哭泣,後來盒子有個聲音,原來「希望」還留在盒子底部,所以即使面對挫敗,希望永不會消失,盒裡也還有幸福、友情、愛情等美好事物。我們對自己的情緒也一直是深藏的潘朵拉盒。

在某些關鍵時刻我們的情感需求會萌生,會因情感銘印開始對關係依賴,渴求情緒的滿足,白話一點是說:開始追求快樂、產生因保護自己而有的怒氣、不再遷就他人委屈自己及體驗高峰經驗等等。這不是性格丕變,而是我們長久以來壓抑卻一口氣釋放後的結果,剛釋放的那一刻可能會有崩潰感、大哭一場,無法相信等,但隨後情感開關就被啟動,你很難無感,你總是有感而發,特別是跟自己有關的主題。

最簡單的例子,以前不會去注意小朋友受害的新聞,但當了父母之後,類似的新聞都會引起你的注意,也會引發你同理的受傷情緒。

¤打開情緒後,常有的現象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到日本,是居住日本的阿姨帶路,旅行冬季北海道一週。我們結束濕原的參觀,離開川湯溫泉站,搭乘普通列車到知床再換車到網走。道東車次不多,一天只有幾個班次,當列車行經雪原時,景色讓人震撼,還幸運看見在林邊的馴鹿,心胸都開闊了。 

雪景跟車廂內都一樣寂靜,末節車廂沒有座位,底下車板轟悶轟悶的震動,是容許打破安靜的空間,年輕媽媽像是剛採買好雜貨,但因為3歲小孩哭鬧不停,便很有禮節地一路退到這裡來。小孩依然哭鬧,一直把媽媽給的玩具摔在地上,媽媽也只好重複著你丟我撿,末節車廂裡的幾位乘客不動聲色繼續自己的事,仍見媽媽一臉抱歉,不斷地安撫孩子。

我在那裡觀望向後退去的大地,不時觀望他們,覺得媽媽很辛苦,然後然後,便把背包裡的幾顆軟糖拿去給小朋友吃,不知道是被陌生人嚇到還是糖果的歡喜,換得了一陣安靜,然而五分鐘後糖果失去新鮮感,小朋友又開始耍脾氣,於是我又再次拿出新糖果,直到我整包都給了…小朋友終究繼續吵鬧。基於對日本文化的矇懂,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年輕媽媽用眼神跟我道謝,以及在下車前帶孩子跟我說再見。 

數年後回想那是我第一次主動跟外國人互動,我不懂語言,但能懂年輕媽媽獨自帶小孩的辛苦及文化中必須為小孩行為抱歉的心情,去跟她們互動多少也代表著我(人群)並不介意,反而是能同理與站在同陣線的吧。年輕媽媽雖然還是辛苦,又帶小孩又提重物,但心情一定是輕鬆多了吧。

sn0945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